top of page
  • wingchi212

陳卓賢 Ian 專訪|會慢慢的好起來

半年前,那時正是Mirror迎來人氣突破的一年,自〈全民造星〉出道後,開演唱會、拍劇、出歌、廣告排山倒海。回想起當初全民造星的「天然呆」,到後來成名之路感迷惘,Ian(陳卓賢)慢慢收起笑容,直至現在懂得留一口喘息空間給自己,在這段明星之路中,似乎又向前走了一點點......


Text:Wingchi Chan



暗黑情緒循環

從一大堆工作之中找到滿足感,或許是天生表演者的特質。在那人氣突破一年,Ian(陳卓賢)雖然工作繁忙,但他沒有從忙碌的生活中感到不舒服和不開心,因為他本來就喜歡工作,尤其那種密密麻麻的行程,令他覺得充實一點、有成功感一點。話雖如此,成名之後少不免會感到壓力,在追逐事業與夢想的過程中,他發現理想與現實差距很大。上一首半年前的作品〈搞不懂〉,正好紀錄他在追求理想的路上感到迷惘階段。他的性格一向比較內向沉默,總是會默默找方法做好自己,寧願以思考解決問題。「有段時間自己思緒比較凌亂,很多真的不懂去解決的問題成為惡性循環,我自己又會不停想,想得比較差。」加上身邊發生的事情都是未如理想,思緒一直處於混亂狀態,結果思考結果沒成,帶來更多的是一堆想不通的問題,以及沒有消化得來的情緒。


慢慢來 快快走

又或者,事情根本毋須弄得清清楚楚,因為情緒從來都不會愈辯愈明,即使你哮問蒼天問地老亦不會得到理想答案。而唯一的出路可能是身邊的陪伴。「依然有很多事情是搞不懂,只要你有一個人或者其他人的陪伴,讓你有個喘息空間,令你可以接納這些煩惱,即使搞不懂的(事情)仍然存在都不緊要,你仍然能感受到你的存在,因為有一些很重要的人,在你身邊一起陪你面對。」他感謝身邊總有一些對他很重要的人陪件,不論是家人或者粉絲hellosss。「他們可能都察覺到我有段期間很負面,但沒有因為我很負面而離開,反而感覺他們知道我要面對、不開心, 而在我身邊旁默默支持我」。他坦言對於有着這些的陪件,讓他整個人感到安心,後來他將這段經歷寫成帶溫度的新歌〈留一天與你喘息〉。




給另一面自己擁抱

告別那些孤身作戰的日子,現在的他相信日子會慢慢變好,但他坦言「仍然有戒心,都仍然有保護罩,我未敢相信是否真的會完全好過來,都會繼續小心翼翼地觀察」或者慢慢來,會快快走。同時間他亦在這段漸漸好起來的日子,發現自愛很重要「 可能另一個自己都很重要,都很支持自己,有時雖然有人陪伴著你,但你的情緒都要找到支撐」。當情緒到達頂點,崩潰散落一地的時候,他感謝這些碎片,堆砌起來反倒讓他成長。


從〈另一個諾貝爾〉、〈鯨落〉、〈背伴〉到〈搞不懂〉,以往不少歌曲歌調都偏向傷感,對於自身情感,Ian究竟是一個不善於掩飾的人、不想於掩飾的人、還是一個無法去掩飾的人?「我覺得毋須掩飾。雖然作為一個幕前公眾人物。要將正能量發放俾大家,但是每人都有不開心時刻,那麼人才會立體,你會開心一定會不開心,這個是對立面、雙向的」情感沒有分錯對,就如在〈留一天與你喘息〉MV裡所表達的一樣,人的想法是難以批判。Ian與袁澧林想要逃出精神病院,或者外面的人會認為他們有問題,想要把他們捉回精神病院,但同時間男女主角只不過忠於自己世界、忠於處世方式。如是者,看來瘋狂的會否是外面那些把自己想法強加於人的人?「我主要宗旨都是在不影響他人,不傷害他人的情況下,當一個舒服的自己。」而這就是真實的他。




Go With the Flow

初出道時,他曾經被著名音樂監製Edward Chan形容為「如棉胎般蓋住自己」。就如學生與老師的關係,以前會願觀察,聆聽多於給意見。現在心態上改變,他開始學懂勇於表達自己想法,不再當一個「死背書的學生」,漸漸學懂表達自己想法,與其他音樂人相處自然,「有些改動會直接聯絡填詞,編曲,即時說明我有哪些位置想作改動,會有成長。」

半年後再出新歌,不少歌迷都引頸以待。對於未來的音樂方向,他都是選擇由自己寫曲,隨心而行,繼續用歌曲去紀錄心情「我本來沒有刻意凝造歌曲作一個風格,亦都視乎當刻想到甚麼,或者想表達的題材,自己想到會想的題材就會寫」。未來尚未來,計劃總趕不上變化,當前可以做的,都是先做好自己,如他所言「有好好寫歌,做好自己崗位。」■




22 views0 comments

Comments


bottom of p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