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 of page
  • wingchi212

王菀之:我的志願是當NASA指揮官

不論是唱歌、彈琴、演戲、裝置藝術,都難不到王菀之(Ivana ),她天生就好像注定要當一個藝術家。不過原來她的「我的志願」曾經希望到美國太空總署(NASA)當指揮官,也曾經希望入讀解剖犯罪學,希望當一個偵探。她的世界不止是情感主導的藝術創作,亦同時享受理性思考過程中有趣的刺激,在兩者掙扎中表達她的藝術觀。


Text/ Wingchi Chan Photo/Oiyan Chan



王菀之(Ivana )對於藝術的熱誠無庸置疑,繼去年的多媒體大型藝術裝置後,有份參演的電影《飯戲攻心》亦在今年上映,還有她精品咖啡Boffee業務等等⋯她創作充滿生活,就在訪問進行前一個星期,她剛剛完成古典音樂會《Notes》,然後不足一個月,亦正密鑼緊鼓準備舞台劇《Proof 求證》,好想問她一句:這樣密密麻麻的行程不會覺得吃力嗎?


「古典音樂會為甚麼會緊接舞台劇,原定是4月後來因為Covid轉改期至6月。我不想因為這樣而不做,因為這事情在心中排很高位置,為父母、「天使聲樂團」推廣多點古典音樂。有些舞台劇工作在音樂會之前已完成,靠讓導演給我畫死線,例如翻譯工作,死線前一定要完成不論多忙也好。」幸好,這次不是第一次監製的舞台劇,多年來的舞台經驗讓她知道有些宣傳工作,可以在前期完成,還未至於「臨急抱佛腳」。


口袋裡的劇目


作為一個工作狂,首要的條件是熱愛自己的工作。提到今次的劇目《Proof求證》Ivana不禁高呼「好鐘意啊」。《Proof求證》2000年在美國外百老匯首演後奪得多項大獎。故事講述數學天才Catherine承繼爸爸Robert數理天份和潛藏精神病特質。後來作為大學教授父親Robert去世後,Catherine面對離家已久的姐姐 Claire 回家奔喪,亦同時需要面對與前研究生的關係變化。四人角色都是數學天才,偏偏他們在不論是愛情、親情,或是友情的情感世界之間也是拿捏不到愛的人。


Ivana自小迷上荷里活電影版本,數年前亦看過風車草劇團的版本,一直將劇目放在心中,直至最近遇上好時機:「要有信心和有好想邀請的演員先可以。當時未決定做呢個劇,反而好想確定團隊有陳淑儀和司徒偉焯,陳淑儀亦曾出演風車草劇團版本。三人談論時提過幾個劇本之後,還是決定用這個劇本。」作為觀眾,她形容是「無重的享受」,但今次走到台上化身成為劇中角色,加上在翻譯過程中可以「很細心聽每句台詞,角色想法更加清晰,對戲時候有不同層次的解讀。」


我的志願


她今次飾演的主角Catherine是數學天才,雖然性格不愛說話,但有清晰和複雜的思路。那麼Ivana在現實世界又是一個理性或是感性的人呢?她笑說自己數學不算很「渣」,雖然資質不高,但她對於科學數理世界充滿古靈精怪的幻想,例如她小時候的「我的志願」,是到美國太空總署當指揮官;她在加拿大讀中學時,又參加解剖犯罪學科講座:「原來我對於這種奇妙(太空)空間有幻想,所以我對於IQ題,破奇案好多幻想。」結果課堂播了10分鐘的解剖短片之後,那些腐爛的屍體和蟲,讓她理性思維蓋不住害怕,Ivana最終「敗走」。她笑說這一切的經歷,都足以證明她是不抗拒數理世界,她享受思考過程中好玩、刺激的部分。


不過她現在從事藝術工作為主,她承認當中是以情感主導為主,這些情感都是天生亦是她生命的核心。當然情感和理性亦會經常打交,尤其是在創作時候,腦海就會出現兩把聲音:「創作最害怕的時候,是當你腦裡感到很累,仍然可以運算9+3是多少。但唯獨在創作很累時沒有心機去感受任何東西,很累疲累沒有感覺,就會創作不到。「我覺得自己有點幸運的是我兩邊也有,所以我有信心對於自己可以當舞台劇的監製,這樣東西是理性思維很強的事情。但同時我最舒服自在是在創作世界,享受自己拋出來的感受、作品、表達的東西。這個是很享受的世界,就是創作的時候,所以頗開心兩方面也找到享受的地方。」


吃一口精神食糧


如果說古典音樂是她的「根」,那麼舞台劇就是她的「精神食糧」,需要不時服用,來醫治她對劇場的想念,或者這就是舞台劇的魔力。在射燈之下,除了舞台劇演員這個身分,繼上一套《First Date》開始Ivana今次亦親力親為擔起監製和翻譯的角色,今次又遇上她的「Dream Team」資深劇場人陳淑儀和司徒慧焯,對於未來在舞台劇還會希望有甚麼新嘗試,她細想一回,然後說:「沒有特定角色想挑戰,反而希望可以遇到很喜歡的劇本。」她心中早已有劇目,而且是難度頗高的劇本,在此先賣個關子,若然將來真的成事,有待她再向大家再述說她的舞台劇幻想故事。■

6 views0 comments

Comments


bottom of p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