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 of page
  • wingchi212

動畫界的共圓哲學|Silili & Tree VR 踏進幻想國度

有趣的故事可以帶領人們跳進另一時空,延伸出另一想像世界。故事的載體千變萬化,可以是劇集、小說、紀錄片、動畫等方式,甚至是現在科技帶來的VR(虛擬實景)的新世界。這種沉浸式的動畫設計不再限於螢光幕上呈現,以及不再由動畫導演單方面說故事,透過不同互動產生更多元感受和理解,將幻想世界美好之事物逼真地呈現眼前。


Text: Wingchi Chan Photo: Oiyan Chan Illustration:Silili & Tree Team




動畫界圈子說小不小,說大不大,但足以令有才能的創作人互相結識合作。去年在灣仔茂羅街7號展出的VR項目Silili & Tree,團隊成員來自不同界別,包括電影監製Polly Yeung和VR團隊Gamestry Lab的Eric和Anna,因著本地動畫師Tommy牽起合作紅線,共同創作出另類故事。


現時與Tommy一起在動畫工作室Pointfive Creations工作的Polly,本身是電影監製和編劇,作品包括現影《 非分熟女 》、《 女皇撞到正 》等,她同時亦是《世外》動畫電影的監製和編劇。Polly形容自己喜歡說故事,不論是劇情、動畫、紀錄片,在她眼中都是不同媒介,最終都是用以表達故事,而她就選擇利用甚麼媒介的那人。


她選擇以VR說故事,是因為三年前一次去迪士尼動畫工作室交流的經歷。當時課堂一套VR作品令她為之動容,當中的畫面離心力亦令她印象深刻,令她決心之後亦要以VR形式去表達故事。她發現動畫世界自由度很大:「拍戲有限制,有時會發現故事未必能拍到,而要動畫表達。」


動畫超越寫實,Silili & Tree中樹精的角色啟發至Polly的床頭的小佛像:「小佛像很Chill(冷靜),提醒我要有智慧的靈魂之餘亦要保持冷靜。而我很喜歡大自然,樹很有靈氣會給力量你,所以把小佛像與樹結合,希望經常接觸數位裝置的人有機會接觸大自然。」她找來兩位動畫師Eric和Anna,將她腦海對於「樹精」的描繪逐步實現。


VR與3D動畫之別


來自Gamestry Lab的Eric和Anna,是今次負責VR製作的3D動畫師。製作VR與虛擬世界遊戲的模式有點類似,Eric說這類型的作品可能性很大:「VR有自由度,不止是一個視角,而是360度的角度都要可行和舒服;第二是互動性,要考慮玩家心情會否感到不耐煩、停留多久要轉場景、要作出怎樣的抉擇;亦要考慮實際空間,予人真的到達島嶼的感覺,不會覺得在大廈單位裡面。」


為了讓大家投入大自然世界,今次的故事亦除去使用者介面和按鈕,參加者只是透過手和眼的移動,例如撥開雲霧、走上石頭、觸碰發光蘑菇進入故事情節,這一部分對製作團隊亦是一大挑戰,六、七成步驟需要牽涉電腦編程,單是不斷試驗亦花上一個月。笑稱自己不懂得動畫製作的Polly,她在製作過程不斷碰壁:「有時錯用電影剪接位作為故事時間點,但其實不是這樣。有次以為是完美的版本但其實不可行,因為角色出場時間要很準確,有些參與者反應慢很多,實際是要延遲數秒。」


香港也有本地3D動畫


帶上VR眼鏡進入Silili & Tree世界,由樹精Silili帶你飛往奇幻之地,走過不同天氣的春夏秋冬,途中不會停下,即使遇上最喜愛的季節也得離開,在10分鐘的旅程俯瞰世界,感受生命無常。近年這一種由動畫創作者構思的原創故事受到的關注愈來愈多,Eric認為本地一直不缺乏人才:「一直以來也有很多動畫師,主要在香港獨立動畫界別出現,很少公眾平台出現他們作品,即使有IFVA等平台致力推廣香港動畫,但宣傳不足為主,近年多了點宣傳。以前很多人也有好點子idea,不過缺乏宣傳。」


曾加入製作過《忍者龜》、《阿童木》大型動畫公司意馬Imagi的Eric與Anna,離開大公司自組公司,可以有更多機會進行創作:「當刻才感覺到真正入行,在大公司工作好像一顆螺絲,雖然知道整個流程是怎樣,但只是很小部分,直至跟Eric自組公司,才真正享受做原創動畫。」Anna說。他們當時離開大公司之後,創作出以家中壁虎為主題的《守宮物語》,這一類型的作品令他們很滿足。


他們從溫室之中走出後,早年只有二人的創作同樣都是孤單,Eric和Polly也寄語新晉的動畫師,即使動畫師本身是獨立工作,常創作提升個人能力之餘,亦要「露面」不要閉門造車、埋頭苦幹,與其他動畫師「圍爐」般交流,才可以繼續在這行業做下去。■

4 views0 comments

Comments


bottom of page